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憨夫宠妻 第一九零章 不作死不会死

发布时间:2020-01-17 15:58:02

憨夫宠妻 第一九零章 不作死不会死

“神?或许吧。人的世界始终在进步着,从以往的部落到小村小镇小城,再到国家,这些也是经过漫长岁月一步步而来的。可这些变化又是如何来的呢?因为人的智慧。既然那个时候的世界能够被改变是因为智慧,机关术这东西的发展到最后,你敢说不会改变整个世界的布局?神?若是有人掌控了改变世界的能力时,说他是神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在于性命的长短而已,可能耐方面,你不可否认神奇无比,无法否认可以改变局势。”

“小姐,为什么你这话听起来有道理,可我总觉得有点夸张了呢?”

沈竹茹笑了笑。

“夸张吗?对你而言或许,对我而言却已经是必然。眼光放的有多远,有些事情看起来便一点都不夸张了。”

月央似懂非懂,却还是忍住没再多说。

当天月央就以自己的方式传递了消息,至于最终是否能够传到姑苏风耳中,她也没底。

夜深人静,正是睡得最香浓的时候,一阵骚动吵醒了沈竹茹。

那动静隔着老远却还是传到了沈竹茹这边,隐约中的刺客二字,还是传入了沈竹茹耳中,虽不知道是行刺谁的,她也只能祈求是姑苏风的人,前来对付项羽这个人的。

继续回去睡,到了第二天早晨,沈竹茹这边也收拾了东西,准备跟着玉羽楼离开军营去百都城。

炎陵过来相送,气色看起来不太好,黑眼圈不小,尤其那隐约散发出的一丝冷意还是被沈竹茹捕捉在眼里。

“怎么了?气色这般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沈竹茹不由问道,做好自己的角色。

“没什么,一点小问题罢了。你到了百都城自己要照顾好自己,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玩的玩。就算把百都城玩塌了,也有我在背后给你撑着。”炎陵摸了摸沈竹茹的头发,这番宣言不得不说强大无比。

“你自己也要顾好自己,打仗很累的。应该照顾好自己的人是你,我你根本不必担心,这不身边还有玉公公吗?他在你还担心我会过得不好吗?”

“只是放心不下,就多说了两句。一想到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见到你,心里头便是一阵不舍。真想将你揽在怀中,禁锢一辈子,永远都不要离开。”

沈竹茹笑了笑,心里头沉甸甸的。

坐上马车之后,带着十人小队的护卫,沈竹茹一行人离开了军营。

项羽被刺杀的事情并未能隐瞒的住,在出去的路上,就听见有人在议论,虽是被玉羽楼喝斥住了,可也听到了想听到的内容。

真是可惜了。居然没能一次性干掉项羽这个男人,只是重伤昏迷,只希望这里的大夫是庸医,让他就那么不知身亡吧。

沈竹茹刚这般想,随后揭开了车帘,目光淡淡一扫,随即忍不住直接瞪大了。

“兵大哥,我们师徒三人是前来寻找十四皇子的,这是邀请的帖子,请过目。”

熟悉的嗓音。让沈竹茹整个人都呆住了。

奈何!居然是奈何他们三个。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刚才开口说话的正是一直跟着奈何的灼念,后头背篓子的人明显就是月凉。

奈何的医术沈竹茹是见识过的。

那可是将她从鬼门关前拉回来的高超医术。

奈何的突然出现,让沈竹茹大觉不妙。

若是他乃是炎陵请来之人,这不是表示。奈何很可能是请来救项羽的吗?

这可就真的大大不妙了。

“玉公公,停车。”沈竹茹喊了声,玉羽楼不明所以,却还是将马车停下,策马到了车前。

“姑娘有什么吩咐?”玉羽楼问道。

“玉公公,突然遇见熟人。能否允许稍候片刻,让我与丫鬟过去打声招呼先。”

“熟人?”沈竹茹指了指门口处等候通传的三人。

“咦。”玉羽楼忽然惊疑一声。

之前没注意看,倒是不曾注意到来人是谁,只因为对方朴素的装扮,只当作是普通的采药人。

这会认真一看才发现,这来人明显身份不简单,不是他可以轻易怠慢的人。

可玉羽楼怎么也没想到这几位居然还是沈竹茹的熟人,这可就让玉羽楼忍不住深思了。

“当初有此遇险坠崖,能够捡回一条命也是因为他们。我过去打声招呼,没问题吧。”沈竹茹简单一说,又再度开口询问。

玉羽楼能说不行?

自然不能。

沈竹茹与月央下了车,直接走到了门口位置,站在了奈何的面前,这家伙居然视若无睹,像是在想什么,根本就无视了附近的一切,连沈竹茹的到来也视而不见。

沈竹茹有些无语,却也转而望向了灼念与月凉。

“灼念、月凉,可还记得我?”沈竹茹笑着问道,虽是戴着面纱,可那双眸子却如会说话一般,灵动不已。

“竹茹姐姐?”灼念眸子一瞪,不是没想起来她是谁,而是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沈竹茹。

要知道这里可是赤霄国呀赤霄国,玉瑞国跟赤霄国如今打仗打的难解难分,她还敢跑来这里,这不是跟找死没什么区别吗?

“竹茹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月凉脸上满是惊喜,想的可没有灼念那般多,当初那个腼腆不爱说话的小男生,如今也变了不少,至少喊她姐姐的时候,那小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因为一点意外便出现在这里了。有些事情以后有机会跟你们说。至于我的事情,还希望你们能够保密,不要对外人说。至少要说也该我来说才行,可以吗?”沈竹茹笑着说道,根本不介意这话被玉羽楼听见他会有所怀疑。

“知道了。”月凉点了点头,而灼念看到玉羽楼时也多少明白点什么,不再多言,反倒是扯了扯奈何的衣摆。

奈何被打断了的思绪,抬眸一瞧,自然迎上沈竹茹的面容。

“咦。竹茹,怎会是你。你的事情都解决了?”奈何明显不在状态的开口问话,幸亏这话问得庞统,倒也没让玉羽楼怀疑。否则可就惨了。

“自然是处理完了不过因为一点小意外到了这里,如今也算是千里姻缘一线牵,歪打正着,倒也遇上了一位对我深情不移的男子。刚才听你们说要来拜会殿下,难道你们是来给谁看病的吗?”

沈竹茹一番询问。却也将一些事情说明,奈何虽然刚才问话有点不经过脑子就问了,可这会多少也明白一些状况,自然不会乱说话。

“炎陵皇子手中有我需要的一味药材,而我正好救人的时候有规矩,自备药材之余,还要有让我看得上的药材在手才会动手。当然,只要能够让我产生兴趣的东西也没问题。这不,正巧他手里头有,我就来了。至于是不是救人,救得谁,倒是没问。我只负责见到东西后,确认无误,再交易的。”

“看起来都是你占了便宜。不愧是你,一点都不吃亏,还是这般的独断。不过,如今兵荒马乱的,自己小心点,哪怕你是一位大夫。这般打仗时期,误中流弹,那也是挺冤枉的。”

“没事的竹茹姐姐,我们与师兄不会有事的。能够为难我们的人不会傻乎乎的做一些得不偿失的事情。至于没有威胁的人,就算要做对我们有危险的事情,那也要他们有本事才行。说不定还没动手,师兄跟我们随便一个人跑一趟,他们就哭爹喊娘的了。所以,你放心吧。我们有自保能力,否则也不敢乱跑,你说对吗?”做娘笑嘻嘻的说话,那神采中的自信,连沈竹茹都深受感染。

“那你们自己注意点吧。若是你们是来救人的话,有可能会是一位器械西营那边叫做项羽的器械师傅的事情,虽然具体如何不清楚,但是出来时偶然有听过,昨夜有刺客行刺,目标就是他,具体如何,恐怕还需要你们了解了。”

“足够了。多谢。”

“不客气。我要去百都城,这边毕竟要打仗了,我一个女人家待着成何体统,还是到百都城乖乖等着就好。不过,你们若是有什么需要殿下帮忙的,相信以我的面子还能够帮得上点忙。”

“明白了。”

“后会有期了。”沈竹茹笑着点了点头,这会才转身离开,乘上了马车。

从头到尾,玉羽楼对于沈竹茹与奈何几人的攀谈都未曾插嘴,不过也暗自将说话内容记在心里头,也明白了沈竹茹与奈何三人的关系。

倒也不曾怀疑太多。

上了马车后,月央安静的伺候着,马车一路上缓缓驶到了百都城,而这会也已经是过了午时,快过了吃午饭的点了。

炎陵安排沈竹茹落脚的是百都城城南一处诺大的宅院。

谁说皇子住的宅院就一定会是金碧辉煌的,那就跟暴发户一般的,哪里有半点的皇子该有的底蕴。

宅子外面并非挂着什么府什么宅的,而是以洛园为名。

玉羽楼说,这洛园的洛是因为洛神赋而取名的。

玉羽楼也简单的说了一下这洛神赋的故事,倒是与沈竹茹听闻的那段洛神的神话故事相差无几,而这宅子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只是要将沈竹茹安排过来,这才取了这个名字。

原本炎陵是想要用茹园为名,可想了想,这百都城并非往后居住之所,这名字不能落在这里,而要为她在京城那里的住所取这个名字。

沈竹茹听完之后,自然而然有那么点哭笑不得,却也不得不说,这炎陵皇子真会哄女孩,什么事情都想得周到。

“姑娘可满意这处宅子?”玉羽楼领着沈竹茹在宅子里逛着,身后头的丫鬟足足跟着十六个,浩浩荡荡一群人,看得沈竹茹都有些无语了。

“宅子倒是挺清幽的,我很喜欢,就是这丫鬟是不是太多了,跟着一群在后头,无疑是破坏了这园子该有的清幽宁静,你看看是不是让她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总这般跟着听烦人的。”

“姑娘大可放心,她们都是严格训练过的侍女,绝对不会给您一丝的打搅。而且这些侍女的数量也是按着皇妃应有的配制安排的。十六人,两个一等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六个三等丫鬟随行。至于您原本的侍女月央,也可以增加一位一等丫鬟的位置,就是跟着伺候的人不能少,若是您不习惯,您可以让她们离得稍微远点,保持两三丈距离,也不至于真的有什么打搅,这般一来不就解决了?”

“你这样说倒也没错。可是,人实在是……”

“姑娘,您往后可是堂堂的十四皇妃,这是规矩,不可免。”玉羽楼直接打断沈竹茹要说的话,这事情便也算是没得改了。

“那就让她们保持三丈距离,沒吩咐就不要跟着太近了。”

“诺。”玉羽楼应道,站直了腰板,朝着那十六个侍女说道:“可都听清了主子的吩咐了?”

“诺。”十六人齐声应答,呼啦啦退出三丈距离,沒吩咐根本不会靠近,唯独一个月央守在沈竹茹身旁。

“姑娘这般可满意了?”

“嗯。开饭吧。我饿了。”

“诺。姑娘用膳了,即刻吩咐厨房上菜。”

“诺。”十六个侍女中走出末位的三等丫鬟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开。

如此这般,沈竹茹落脚洛园,成为这里的女主人,而玉羽楼摇身一变成了管家,在洛园里,知会了所有下人,都要尊称他一声玉管家,掌控着整个宅子的财政大权。

在洛园休息一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沈竹茹就领着月央,在六名护院的保护下出门逛街去了。

行走在百都城的大街上,看着熙熙攘攘人群,这里的人都跟根本不知道在打仗一般,依然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小老百姓就这样。

不管你们谁人上位,只要保证自家温饱平安,那就足矣。

沈竹茹寻了一处附近最大的茶楼,在二楼大厅里头听着那些客人们在闲谈最近的大消息。

茶楼这边文人墨客为多,讲得多数都是边关战事,附加自己的意见在那评价着。(未完待续。)

成都市成华区第三人民医院
克什克腾旗医院
常德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菏泽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太原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