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解构异界 第二十三章:搞个大新闻(二)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4:38

解构异界 第二十三章:搞个大(二)

眼看自己也处在众目睽睽之下,托万等人也是始料不及。

不同于后边那几个牲口一副手忙脚乱,连忙准备向戴安娜解释的慌张,身为首脑的光脑壳托万却是一派淡定。

作为一位掉发已经掉成了地中海的成熟男人,托万大叔可明白在关键时候不卑不亢,更能为自己加分。

“这位女士,这是我们和他的过节……”

托万表现的傲气十足,努力展现自己的英雄气概。

然而他沉吟许久,才想出的这番得体的话,却才刚开头,就没有然后了。

打断托万的人,是站在戴安娜左边的海洛伊丝。

这位面如冰霜的冷美人,在这边依然我行我素,采取了一贯的处事作风。

在托万张嘴准备再说下去的一刹那,她闪电般的出手,一枚鹌鹑蛋大的卵石急若流星,朝托万激射而去。

险而又险的擦过这个男人的面颊。

最后,石子撞上后边墙壁上时,轰隆一声巨响。

佣兵工会的墙壁,是用的成吨的巨石堆叠成的,材质是最优秀的玄武岩。但这一刹那间,却轰出一个西瓜大的缺口,蛛状的皱纹龟裂开来,蔓延到最后,直径能有一两米。

卵石在那一瞬间,由于巨大的反冲力,也炸成一片石粉。

托万感到自己左边脸凉凉的。

摸了摸后,他不由自主的循声朝后望。

看到后边墙壁上的裂纹和窟窿

,那一双腿已经不由自主的在打飘。

后边那几个同伙,这时候嘴张大的像发情的河马。

整个佣兵大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自戴安娜她们进门后,就一直未曾停歇的口哨声,这时打破了此起彼伏,不断重复的魔咒,像是见了猫的耗子,全溜得不见踪影。

现在,这里的人重复最多的一个动作,就是擦亮自己的眼睛。

大厅墙壁上的深洞和裂纹,深深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

即使策划了全部剧本的李察,这一刻的也惊呆了。

知道一点实情的他,可知道海洛伊丝压根没使用魔法,打出这一发,完全靠的是一身蛮力。

但这是扔石子吗?

这分明是反坦克步枪!

“把你们的老大叫过来,今天他的事得做一个了结。”

戴安娜眼看周围一片沉默,拍了拍李察的肩膀,她朝吓得满头大汗,现在站都站不稳的托万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只可惜,当事人却因此吓得脸都白了。

“你——您,您这是什么意思?”托万努力想摆出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但不断从光脑壳滴下的黄豆粒大小的汗珠,却把他深深出卖了。

他看着戴安娜她们,哪里还有一点龌蹉的念头。

“我的意思是说,你把你的首领,那个叫努尔曼的人带到这边。因为你们和他的纠葛,在这里必须得到解决。”

戴安娜故意说到一半,猝然收敛笑意,一张脸冷若寒霜。

她施施然的走到一边,挑了张椅子直接坐下,还翘起腿来。

“怎么,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托万看这个红发飘扬的女人一脸的不善,整个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我听懂您是什么意思,只是我们老大脾气不好,他可不会来这里。”又是连忙摇手,“这可不是小人在敷衍您,实在是真是这个情况。再说了,这种事情不必惊动他老人家吧,我在这边向李察小哥道歉……”

李察看他这卑躬屈膝的样子,那是赶忙冷哼一声。

但当他刚要奚落对方几句,以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时,一旁久不说话的奥德莉公主却突然走上前来,狠狠给了他一记脑槌。

李察正捂着后脑勺,哎呀叫痛的时候,这位公主殿下一脸的冷笑,她看向托万,“你以为我们是来给他出头的吗,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指着李察,她不屑地说。

“这个混账,值得我们为他那么做吗?”

说罢,她也有样学样,走到一边挑张椅子坐下了。

还捂着脑袋的李察,恨恨地瞧了她一眼。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真想给她一个中指,然后把她身子定住,进行各种羞辱play。

李察敢对天发誓,这女人铁定又在打击报复。

他们四人之间的矛盾,也隐隐约约被大厅里的其他人发现,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他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啊?”

“你们知道吗,那个家伙叫李察,昨天还来过这边。”

“他们似乎有矛盾啊。”

“有好戏看了,这事和雪狼有关。”

……

听到外人的议论,托万那是一脸的不情愿。

但当他还要再说时,大厅里又响起一声轰隆。

紧挨着刚才那一记石子,海洛伊丝这发刚好打在它的一边,相隔只有半米。

两个硕大窟窿间的裂纹彼此交错的一刻,整片墙都是稀里哗啦的掉落一片。

还笔挺站着的海洛伊丝依然没有说话。

由于这次有了心里准备,一堆人都望见了她取石投掷,到卵石飞射而出的整个过程,自然而然,又是一堆倒吸冷气的声音。

背负一柄长枪的海洛伊丝,一条金发长辫垂落腰后,她整个人冰冷的如同北地冷冽的寒风,自有一派不同于寻常人的风采。

沉默。

依旧是一片沉默。

作为当事人的托万,也被这股沉默感染了,他二话不说就拽着后边两个呆成木头的小弟,赶忙从大厅出去。

有一个人裤裆已经有些湿润。

托万一路是连走带跑,他害怕自己再迟疑一点,那恐怖的石头将落到自己身上。

这几人就这样落荒而逃。

一旁捂着脑袋,低声咒骂奥德莉的李察,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悠悠一声叹息。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这半年来的平静日子将和他彻底的说拜拜。

李察满脸都是悲哀,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只是这一步迈出去,在远方等待着他的究竟会是什么。

半响后,在一票人的目光中,一个魁梧雄壮的人影终于走到大厅里。

雪狼努尔曼刚一进门,就冷冷打量着里边的一切。

他有着近两米高的强壮身躯,赤着的双膊露出虬结的肌肉,皮肤下凸起的血管如同一条条攒动的蚯蚓,纵横交错成一片。

李察望见这个全身荷尔蒙爆棚的男人,一身的穿着打扮,居然像极了过去在画页上看到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

都是用猛兽的头颅作为头盔,以相连的皮毛缝合成一种特殊皮衣,打点魁梧的上半身。只是赫拉克勒斯用的是狮子,眼前这一位用的是一头雪白色的狼。

这打扮很够味,有一股粗犷的美感,十足的野蛮人。

努尔曼这次并非一个人来。

他迈过门槛后,陆陆续续又有三十多个人鱼贯而入,里边就有先前向李察通风报信的克鲁大叔。

这位胡须茂密的中年人,进门的时候都低着头。

只是那双不安分的眼神,时常瞥到前边李察的身上,目光既是担心,也是疑惑。尤其望到了李察身后的奥德莉她们,更是茫然了。

克鲁可记得,自己从未见过这三个风姿各异的美人。

当他们一起过来时,佣兵大厅也一下针落可闻,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在四下传荡。

踱步到李察前边,大约五六米处,努尔曼一下止步。

他将头上用作头盔的雪狼头颅撩到脑后,露出一张长满络腮胡子的脸。拥有一点北方人血统的他,面色泛红。五官虽粗犷,却别有一番男子气概。此刻,努尔曼的神情一片冰冷。

瞥了瞥李察后,努尔曼就在打量坐在椅子上的奥德莉三人。

“不知道三位女士如此兴师动众,到底是出于何种理由?”

他的声音很粗哑,却透露着一股别样的威严和气魄。

努尔曼还朝后望了一眼。

躲在人群中的托万等人,那是恨不得把头低到贴在地上。

他们的脸上全都多了一道颜色青紫,五指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努力干活,最后却这待遇,可想而知这些人的心里有多“***戈壁”。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口碑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预约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口碑咋样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怎么样贵不贵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口碑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