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神门 第七十九章 有志气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5:29

神门 第七十九章 有志气

“孩他娘……”

方厚德剩下的一只手紧紧的搂着秦雪莲,这位铁打的汉子,这位曾经无私奉献的汉子,今天也同样泪流满面。

八年前,正是因为道典考试,因为李家是南山村的最大希望!方家一家三口被毫不留情的赶出了南山村。

八年后,自己的儿子拿下了道典考试县试的双榜榜首。

所有的委屈没有了,唯一剩下的便是满满的骄傲。

方厚德的目光望着南山村的方向,腰杆下意识的挺真了,仿佛在说:“你们看,我的儿子没有进道堂,但是,我的儿子一样过了道典考试,而且,还是双榜榜首!”

……

这一天,北山村注定是喜庆的。

全村的村民们都在一片欢笑中忙碌着,做菜的做菜,摆碗的摆碗,广场上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方正直回到村子的时候正好是开席的时间。

所以……

当他兴奋的在村口喊着,我方正直又回来了的时候,除了几只鸟儿给了回应外,并没有什么卵用,所有的村民们都聚在了广场上吃着喝着。

谁还会傻傻的守在村口?

方正直有些郁闷,自己可是拿下了双榜榜首的人,按理说消息应该也传到了才对,怎么进村居然没有人出来迎接?

更可气的是,连个报信的小屁丫都没有看到。

实在是太失败了。

思前想后,方正直的脸皮终究还是没有厚到自己喊着,我拿了双榜榜首,我回来了,你们快来迎接我啊之类话的地步。

所以,他只能无比落寞的骑着银鳞马独自回家。

然后,方正直更郁闷了,家里黑灯瞎火的,边盏油灯都没有点,难道是睡着了?没这么早的啊?

正思索的时候,便听到不远处似乎传来一阵热闹的笑声。

细细一听,发现是从广场的方向传过来的。

“难道都在广场跳舞……好吧,看看去!”方正直栓好银鳞马,便摸着黑朝着广场走去。

不多时,便看到整个广场上围满了人。

所有的村民,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都欢快的议论着,围在桌子前吃着喝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但是……

却独独没有人注意到黑暗中的方正直。

“咦?有吃的啊!”方正直倒是并不计较这些,一看到那些桌子上满满的菜肴,眼睛顿时就明亮了起来。

目光一扫,便发现了坐在广场正中间桌子上的方厚德和秦雪莲。

方厚德今天显然很高兴,喝得满脸通红,而秦雪莲则是一改平常的姿态,神奇的并没有多加劝阻,只是在一旁给方厚德夹着菜。

找到了老爹和老娘,方正直便也径直朝着最中间的桌子走去。

一路而行,穿过了足足五六张桌子。

终于,一个喝得醉熏熏的老头看到了路过的方正直,老头猛的一愣,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看着像是正直回来了?”

“李老头你喝多了吧?正直过了县试之后,就要去信河府参加府试了,怎么可能会回来?快……快喝!”

“也……也对!”老头一想也是,府试备考多重要啊,方正直怎么可能会回来?

方正直并没有听到身后的议论,而是直接来到了方厚德的身边。

一屁股就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又拿起筷子,飞快的将桌子中间一只青毛兔的大兔腿夹到了嘴里。

“果然还是村里的烤肉有滋味!”方正直一边吃一边说着。

“那是当然的了,别的不敢说,我们北山村最有名的便是这烤肉了,那可是方正直亲自弄的配料啊!”正在一边喝着酒的张阳平一听这话,立即就吹嘘了起来。

“多谢阳平伯伯的夸赞!”方正直喝了一口酒。

“不用客气……嗯?阳平伯伯……啊!方正直!”张阳平很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一回头,整个人一下子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正……正儿?!”秦雪莲这一刻也注意到了正啃着兔腿的方正直,满脸的不敢置信。

“娘,我回来住两天,有没有一种非常惊喜的感觉啊?”方正直一边笑着,一边很随意的向着秦雪莲撒娇。

当方正直一脸随意的笑着时,整个广场却是突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村民们都瞪大了眼睛,望着坐在桌子上吃着烤肉的方正直,感觉上就像看到怪物一样。

一个本该在参加府试路上的双榜榜首……

回村了?!

村民们一个个不敢置信,但是,片刻的震惊后,接下来的却是全场的沸腾,不管如何,方正直回来了,那都是让人喜悦的事情。

“啊呀,真的是正直回来了!”

“方正直回来了?”

“唉哟……真是方正直啊!”

一个个村民们立即站了起来,纷纷围了过来,一些村民的嘴里甚至还啃着块骨头,说话都有含混不清。

而其中,最为激动的便是秦雪莲。

当她看清楚方正直的时候,已经再也忍不住,泪水滚落而下,双手一把将方正直抱到了怀里,连着方正直那啃着一嘴的油,紧紧的,完全不愿意放开。

“娘……”感受着秦雪莲怀中的温暖,方正直只能很艰难的将口里的烤肉咕噜一声一口咽下。

“回来住两天也好,让你娘给你弄好吃的,哈哈哈……”方厚德望着方正直憨憨的笑着,只是眼角却是有些湿润。

……

惊喜过后,村民们便又开始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对于道典考试,他们都是好奇的,毕竟,对于普通的村民们来说,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走入考试。

所以,他们便开始问,道典考试的文试都出些什么题目的,又或者问,难不难啊,再问里面能不能吃东西啊之类的……

各种各样的问题,千奇百怪。

方正直倒也不去介意,都是很认真的回答他们。

等村民们问得差不多了,张阳平也开口了。

“正直啊,此次你虽然在道典考试中拿下双榜榜首,但是府试还是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为好!”

“是咧,我听人说过,县试只是门槛,只有通过府试之后,才能成为真正的大人物咧,是能拿到王朝的恩赏的!”另外有村民补充道。

“嗯,正直啊,你毕竟是没有进过道堂学习的,还年轻,没关系的

,你这次能过得了县试,我们都很为你骄傲了,府试要是万一发挥不好,我们全村还是会支持你的,等几年再考也一样!”张阳平继续说道。

“你阳平伯伯说的对,不管如何,你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以后,你阳平伯伯也会一直支持你,这次信河府的府试,你尽力而为就好了,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心态……很重要!”方厚德在一旁点了点头。

方正直明白,自己的老爹和张阳平说这话,估计也就是担心自己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感觉上就像现代父母送孩子进考场前说的,不要有压力,尽力而为就好了,过不过不要重要……

“我觉得这次的府试,我可以再拿一次双榜榜首!”方正直微微一笑,信心十足。

“哈哈哈……”周围的村民们听到方正直的话,顿时就笑了起来,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很开心的笑着。

“好孩子,有志气!”

“嗯,有志气是好事,可也不要把目标定得太高,府试的双榜榜首,信河府好像有一百多年没有出过双榜榜首了吧?”

“呵呵,正直这孩子说笑的呢,老头你难道还去当真啊?”

村民们一个个善意的笑着,根本没有人真的把方正直刚才说的话当一回事,县试,南山村的李壮实在六年前就过了,可是在府试上,却是连第一关都没有通过一次。

枣庄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晋城治疗睾丸炎方法
商丘治疗早泄费用
枣庄牛皮癣
晋城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