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武逆焚天 第五百六十八章 好死不死

发布时间:2019-09-25 14:31:25

武逆焚天 第五百六十八章 好死不死

如果别人距离如此远,只能看到高台下方的大概情景,可如果换做是左风的话,他现在能够看清三名老者每一根汗毛的摆动。

有这般恐怖的眼力,左风自然不会漏掉前面三人的任何一个动作。当然左风不会三个人的动作都去仔细观瞧。三个人同样来自于一个门派,所学到的东西也应该没有什么区别,最多也就是个人的悟性会有些影响罢了。

这三个人不用仔细思考,左风就将目光完全集中在了段姓女子身上,更准确的说是注意她手上的每一个动作。

那成姓青年为人浮夸,就算知道一些估计也都只是些皮毛罢了,所以左风也不会想从他身上学到什么。而那个少年虽然看起来也很厉害的样子,可是对方毕竟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些,只有那段姓女子看起来应该稳妥的多。

此时那段姓女子已经将两鬓的秀发置于耳后,从左风的角度正好能够瞧见对方精致的容颜。这段姓女子看起来气质多少和沈蝶有些相近,外表看去都给人一种冷若冰霜之感,不同处在与这段姓女子还有一种大世家的霸气在身,那是一种对人颐指气使惯的人才会带有的气息。

左风只是稍微留意了一下这段姓女子,就急忙收慑心神,将注意力都放在了段姓女子的动作上。只见段姓女子轻轻拿起一株药草,在掌心之中迅速撑开,然后用手边的刷子蘸上清水,在药草上面轻轻的刷洗。

原本就在注意观察的左风,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不禁一愣。

‘这与当初师母庄羽跟我说说的处理药材基本一样,可能别人看不出,可却已经知道,那段姓女子用刷子是顺着枝叶生长的纹理来刷洗。这样既不会伤害药材本身,又能够将那些不用的废物处理干净。’

心中默默的念叨着,可是左风却不敢大意,因为着其中还有什么门道左风还不清楚,必须要看清楚她处理的全部过程。

那段姓女子第一株药草处理的很慢,可是从第二株药草开始,他处理的速度就在不断的加快,仿佛他自己已经开始进入了某种状态之中。

左风看到了她是先处理一种药草,这样的处理方法是正确的,因为不会让其他药材中的药性通过水窜过来。段姓女子将药材一株株的清洗完毕,接下来就是修建药草上多余的部分,这个过程她也是很小心。

落在左风这个行家眼中,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修建手法和选择都很有学问,既不会伤害药草本身的药性,同时还能够将那些多余的部分完全剔除掉,这个过程左风依然在认真的观察着,可是他现在已经有些要按捺不住了。

因为左风看了如此久,已经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些东西他不仅全部都会,而且庄羽交给自己的处理药草的技术,绝对要比这些人要强上许多。

当段姓女子将第一批处理好的药草整齐的排放在藤条编织成的容器上时,左风就已经根本看不下去了,因为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快一半了。

随手抄起石桌上的小水桶,左风快步朝着前方的高台下方走去。他这一动立刻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之前因为左风一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在那里呆愣愣的看着别人忙活,此时他一有举动,就立刻惹来了大家的注意和议论。

高台下的三名老者一直在注意观察着左风,虽然这第二场赛选是他们“精心准备”,可他们对于左风依然还是不敢完全放心。

毕竟他们现在已经失去了十金币,而左风若是成功进入到前三名,那么他们不光是要归还报名的十金币,同时还要付出就是枚金币的奖金。更重要的是,那个丫头还在左风身上下了赌注,如果他们输了还要兑现出两块金饼。

因为这里的赌注不需要一赔十,这与一般大陆上的赌约性质一样,只需要照着一比一的比例赔给对方即可。

可就算是如此,那也是等于一千枚金币呀,他们这个镇子就算是不吃不喝也需要积攒数年才能够有那些钱财。如果真的输给了那个丫头,那两名镇长恐怕死的心都会有了。

可是他们三人看到左风由始至终都没有动过,只是在默默的观察段姓女子的方法,他们三个人也就同时放下了心来

武逆焚天  第五百六十八章 好死不死

高姓镇长之前还长舒了口气,夸赞身边的林姓城主足智多谋,想出了如此的办法来进行第二轮赛选,这样他最多也就是返还左风报名的十枚金币就可以了。更重要的是,将左风淘汰出局,他们三个人在这秃山镇,甚至是秃山城的颜面也算是保住了。

可是此时左风突然冲过来取水,他们三个人都是同时一愣,接着三人又齐齐的大笑出声。尤其是那高姓镇长,笑的更是肆无忌惮,边笑边说到:“你认为偷学回来就可以完成第二轮的比赛嘛,小你还是太嫩了一些。喏,看看这炷香。”

说着他便抬手指了指面前,已经燃烧了近一半的香。左风一边快速跑过来,一边斜眼撇了一下那正在燃烧的香,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快速取了水就返了回去。

高镇长见此也是一愣,犹豫了一下就开口说道:“林大哥,你瞧这小子会不会还有什么手段,他万一要是真的能够完成这第二轮的赛选,恐怕我……”

须发皆白的林城主,扭头看了身旁的两名老者,笑着说道:“这处理药材的方式,是我们‘药门’之人入门时候学的基础,据说这也是传自久远之前的古药炼制方法和混药之法。不要说是小地方的人,就是一些炼药世家恐怕都不了解这门技艺。

就凭这么一个少年,看了这么几眼就能够学会?你觉得这可能么!再说,就算他真的悟性堪比神人,可是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够,所以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完成这一轮的赛选。”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左风已经返回了自己的石桌,将桌上的药材稍微整理归类了一下,就开始清洗起了药材。

两名镇长听了林城主的话后,也算是稍微放心了一些。因为距离很近,“药门”的三名参赛之人都清楚的听到了是那人的交谈,段姓少年充耳不闻般继续手头的工作,而且在处理药材时脸上还挂着兴奋的笑容,好像做这些事情是一种非常快乐的游戏。

段姓女子眉头略微皱起,稍微回头看了一眼那边已经忙碌开的左风,目光之中却是透出了一丝惋惜之色。可是她的神色一闪而逝,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她就已经转过来继续自己的工作了。

只有那成姓青年,带着一脸的坏笑,转过了头远远的看着左风,冷笑着说道:“镇长他们给你台阶你不下,现在自取其辱。有我们‘药门’之人在的地方,就不要搬弄你那三脚猫的炼药术了。”

他的声音故意提高许多,明显是要故意的奚落左风,周围的人听到后也有很配合的发出“嘘”声。但左风却从始至终没有抬过一次头,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将那些药材全部集中摆放在了石台上,就开始了清洗工作。

左风清洗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却没有丝毫不显慌乱,而且若是认真观瞧就会发现,那些药材也是同样按照其本身枝叶的纹理来清洗。

左风的这种举动让在场之人都渐渐安静了下来,不过很快高镇长就看出了不妥之处,低声说道:“他清晰的药草速度很快,会不会?”

此时的林城主也早已经看到,可他还依然很冷静,沉声说道:“不要杞人忧天,相信他翻不起什么浪的,而且我的那几位同门之人,应该已经快要结束手头的工作。”

一批药材清晰完毕之后,左风就快速的冲到了前面去取第二桶清水。这个举动让两名镇长十分不解,可是那林城主却是眉梢微微挑了挑。

就在左风返回自己的桌台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那名段姓女子开口说道:“弄好了。”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许多参赛之人都震惊的望了过去,可左风却是手上的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哎,又在这方面输给了你。姐,这里又不是门内比试,用得着这样全力以赴么。”

说话之人却是那名段姓少年,他有些不满的瞪了身旁的女子一眼,然后又低头工作了起来。

现在那段姓少年虽然还没有结束,可是那些药材也眼看就要处理完毕,有的已经摆放在特定的容器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那林姓城主突然开口说道:“这一轮的赛选作为最后一场比试,也就是最终只能有三个人过关。所以从现在开始,只要有三人完成,那么就代表其他人丧失资格。”

这番话说完的同时,那两名镇长就齐齐转头向他望去,眼中满是不解之色。

左风却是没有抬头,口中低低的自语道:“哼,看你还有什么花招,不过你们既然好死不死的选择赛选处理药材,那也算是老天要让我顺利通过了。”

济南糖尿病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济南糖尿病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是定点医保医院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济南糖尿病医院大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