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大夏王侯 第六百三十二章 情不知其所起

发布时间:2019-09-24 19:31:54

大夏王侯 第六百三十二章 情不知其所起

介子空间,凶兽魔身大战,混沌化形,天魔现神通,一足踏下,重创混沌。

流淌的鲜血,染红大地,混沌恶相咆哮,不断挣扎。

百丈的魔躯,贯天彻地,周身黑气缭绕,一脚踏着混沌,面容上魔纹道道,散发着骇人的魔气。

可怕的魔,现出战体,惊世神通,神佛难撼。

魔躯脚下,混沌再度咆哮一声,周身散离,化为雾气,从大地中脱身而出。

千丈外,雾气汇聚,混沌现行,口中一阵阵嘶吼传出,尖锐刺耳。

下一刻,混沌开口,一道数丈粗细的乌光澎湃而出,天惊地颤。

乌光至,却见魔身不闪不避,一拳轰出,直接震散来招。

破招一刻,魔身瞬间上前,重拳落下,再度将混沌砸落大地中。

喷涌的血水,洒落如雨,染红天际,染红尘土,凄美的让人迷醉。

声声嘶吼,回荡天地间,混沌挣扎欲起身,却是被一只大脚直接踩下,魔气蔓延,雾化之能顿时受制。

饶命

力量的差距,不可逆转,混沌心中恐慌,终于服软,求饶道。

魔身如若无闻,脚下更用力数分,一瀑瀑鲜血喷洒,仿佛只是要踩死一只蝼蚁,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不要杀我,我愿奉你为主,求你

切实感受到死亡来临,混沌恐惧不已,哭嚎道。

魔身闻言,脚下一顿,沉声道:把你刚才要杀的那个小女孩带进来

混沌赶忙点头,巨口开合,前方虚空,一阵剧烈的摇动,小女孩的身影掉下,落在大地上。

鲜血斑斑的衣衫,撕裂了好几块,小女孩双眸紧闭,嘴角边血迹一滴滴落下,看上去凄凉之极。

眼见音儿模样,魔身眼中瞬间爆发出无尽杀机,脚下一用力,千里大地轰然塌陷。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混沌周身鲜血喷涌数百丈,顺着大地裂缝流下,哗哗之声,清晰可闻。

不要杀我,我愿做任何事

声声哀求,仓皇而又恐惧,混沌不断哀求,但求留得一命。

魔身冷哼,周身魔气归拢,恢复本相,并指凝元,浩瀚凤元涌入小女孩体内,为其疗伤。

不多时,音儿醒来,看到眼前熟悉的身影,瞬间,心中的委屈害怕担忧顷数爆发,一把抱住前者,呜呜地哭了起来。

你去哪了,呜呜,你答应过不再丢下我一个人的

小女孩哭的身子不断颤动,曾经失去,所以,无比害怕再一次被抛弃。

宁辰拍着小女孩的后背,许久之后,轻声道,是师父不对,不哭了,师父送你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哭的累了,音儿从前者怀里抬起小脸,擦了擦眼泪,问道。

跟我来就知道了

宁辰牵着小女孩走向混沌,看着眼前巨大的凶兽,语气冷漠道,现在给你一条生路,奉她为主,吾饶你一命,否则,这里,便是你的埋骨之地

混沌看了一眼小女孩,眸中闪过一抹不甘,道,吾乃混沌,怎能奉一个凡人为主

它败在了眼前人手中,奉其为主倒是无碍,毕竟这是一个强者为主的世界,屈于强者,并非不可以接受,但是让它俯首在一个凡人身前,实在有辱它混沌之名。

听到前者的回答,宁辰眸子闪过一抹杀机,道,那你就是选择死了?

话声落,宁辰周身魔气狂涌,浓烈的杀气激荡开来,无边无际,逼人发狂。

不是,我愿意奉她为主

眼见魔者再动杀机,混沌身子一颤,不敢再坚持,妥协道。

那便献出你的灵魂吧

宁辰冷冷地说了一句,旋即抬手按在混沌巨大的头颅上,磅礴的魔气爆发,硬生生拉出后者一魂。

一魂被夺,混沌口中痛苦的嘶吼声响起,身子剧烈颤抖。

宁辰翻掌凝元,黄泉封禁,困住混沌之魂,随后将其送入小女孩丹田气海之中。

音儿,我将它的一魂封在你体内,一旦它有反主之举,立刻将其魂毁去宁辰当着混沌的面,直接说道。

混沌眸中闪过怒意,却不敢半句多言。

感受到体内多出的一魂,音儿好奇地看着眼前山岳一般的怪物,道,你刚才为何要打我,我又没有惹你

混沌沉默,没有回答。

宁辰想起谷中之事,开口道,我有一事要问你,百年之前,华阳之死是否是你所为

不是混沌摇头道。

那是何人所为宁辰继续问道。

吾不知混沌应道。

嗯?宁辰眸子眯起,寒意隐现,道。

不可说混沌身子一僵,改口道。

为何不可说?宁辰冷声道。

法则之力,言出必死混沌如实道。

宁辰皱眉,道,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法则

混沌沉默,须臾后,道,这不是天地法则,而是真境强者的法则

这个世间有真境强者?宁辰凝声道。

混沌点头道。

听到前者的回答,宁辰陷入沉思,片刻后,抬起头,淡淡道,送我们出去吧,记住,今日你我之间只是一场没有分出胜负的苦战,你什么没有看到,明白吗?

吾明白混沌识时务地应道。

话声尽,周围空间摇动,三人身体消失,重新来到外面世界。

宁辰牵着小丫头离去,混沌化形,看着远去的两人,眸中尽是不甘,却是再也无法改变这个已成定局的事实。

半个时辰后

大夏王侯  第六百三十二章 情不知其所起

,竹林小屋中,宁辰从第三峰采来大药,用真元化开药力,为小丫头调理身体。

音儿坐在床上,大眼巴巴地看着眼前之人,道,宁辰,我的剑断了

床边,宁辰静坐,将药汁一勺勺喂入前者口中,听到小丫头的话,平静道,断了便断了,再铸一把便是

音儿应了一声,想了想,道,刚才你不在的时候,那个紫衣侯又来了,和墨主打了一架

宁辰闻言,拿勺子的手顿住,抬头问道,他竟然没死?最后结果怎样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去后山了,没有看到音儿回答道。

宁辰颔首,没有再问,继续给小丫头喂药。

紫衣侯没有死在西仙界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墨主的实力明显要高出前者不少,这一次的结果,和百年前不会有太大差别。

寄语峰上,墨主闭目沉思,就在这时,虚空卷动,一尊白色纱幔的轿子出现,强大的气息,压的周围空间都剧烈震颤起来。

墨主睁开双眼,看着轿中的身影,缓缓道,是你

许久不见,墨主,别来无恙轿中,女子开口,平静道。

你来,何事?墨主道。

红鸾即将大婚,吾来,是为了给墨主送上请帖女子挥手,一道红色流光掠出,飞向道台。

墨主伸手接过请帖,淡淡道,此事派人前来即可,何必亲自走一趟

墨主身份不同常人,吾亲自来,方能显出诚意女子轻声回道。

墨主沉默,片刻后,开口道,吾会准时前去

有墨主这句话,吾便放心了,时间不早,先行告辞了

话语甫落,轿子周围,虚空再度卷动起来,瞬息间,白轿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墨主看着恢复如初的空间,苍老的眸子闪过一抹感慨之色,八百岁月,弹指一瞬,她却是丝毫未变。

红鸾星,众教拱卫的王境中,一座座雄伟的宫殿伫立,古老的秘境,存世已不知多少岁月,经历了一代代兴衰,传承至今日,已几近不朽。

王境内,张灯结彩,喜气逼人,红鸾王女大婚将至,整个秘境都热闹起来,为王境百年来最大的喜事奔波忙碌。

一座安静的宫殿前,红衣静立,即便失去了记忆,喜欢安静的性子却是依旧未变,看着忙碌的秘境,眸中迷茫之色越发清晰。

你在想什么?

不远处,一位衣着广寒裙的女子走来,容颜完美无瑕,气质高贵,宛如画中之人,或许,也只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样的词语才能够形容。

没什么

凤身回过神,看着眼前女子,道,还有几日?

怎么,后悔了?红鸾王女没有回答,反问道。

凤身沉默,没有回答。

红鸾王女也没有再逼问,转换话题,道,吾知晓你一直想要回忆其自己的过去,不过此事急不得,要一步步来,总有一日,你会记起所有往事

凤身点头,想了想,平静道,红鸾星上,天骄众多,为何会选择我

红鸾王女闻言,轻轻一叹,道,其实,吾也很好奇,你都已经失去了记忆,为何还能这样冷静的看待自己和别人,过分的理智,不是好事

习惯吧凤身应道。

红鸾王女双眸看向远方,道,你的问题,吾可以给你答案,情,以吾的身份,除了这个一个字,你认为还能有什么能影响吾的决定吗?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情深宁辰双眸迷茫,轻声呢喃道。

红鸾王女回过神,身子一震,看向身边年轻人,美丽的眸中闪过异色,这句话,是在与她说吗?

金昌治疗妇科医院
商丘治疗早泄医院
河南牛皮癣
如何去广州建国医院
贵阳长峰医院收费贵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