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江南传奇】倔强的篱笆(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57:40
摘要:她就像是一道倔强的篱笆墙牢牢的扎根在这片土地上,一个又一个春秋,任凭风吹雨磨。 青溪东北角有座山,山上四季葱郁,茂林芳草,气候宜人,的确算得上一个游山玩水的好去处,圣母庵便是山上的一座庵堂,它傍山而立,依水而建。青山绿水便打出了圣母庵的名气。
圣母庵始建不详,就现在的建筑规模更算不得大气磅礴,庵堂不大却透着一股子灵气。庵里住着一个师傅两个徒弟,庵堂上供着九天十地圣母,据当地老百姓代代相传,这九天十地圣母是当地一位舍身救人的穷人家姑娘飞升后留下的金身,所救之人感其慈恩,遂塑金身祭拜,这庵堂也就在一代代的修缮中保留了下来,更是有了现在的规模。
青溪位于西南省古浪县境内,于是圣母庵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古浪县的圣母庵,而这位已飞升的圣母则成了全县所有人的圣母。
时值三月,草长莺飞。
庵堂每日都有上香的香客,只要是有香客来,或多或少的都会捐些香油钱这也足以维持庵堂的基本生活了。
庵堂的主持法号妙善,每日早晨五点准时打坐诵经,七时开斋,八时授课。
这一日她跟往常一样打开蒲团盘坐下来诵经,耳边突然传来“哇哇……哇哇”的婴儿叫,刚开始她以为是有香客带孩子来祈福祷告,但一刻钟后她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孩子的叫声越来越凄楚。
外面的天气不大好,风刮得路旁的小树疯狂的摇摆着,风声里参杂着孩子的喊叫声,真个凄凉到了极点。起身朝庵堂外走去,推开素门,一个红色的襁褓映入眼帘,哭声是从襁褓里传出来的,这是谁把孩子落在这儿了?这是她看到眼前这一幕唯一的一个想法。
其实青溪每年都会发生这样的事,穷人家将养不起的孩子送人,见多了也见怪不怪了,但这事在庵堂却是第一次发生。
四下里望不见个人影,妙善心中也明了,这是把孩子送庵堂了,心中一苦叹了声“苦命的娃儿”遂抱着哭叫的孩子进了庵堂。
看这孩子的样子怕是饿了,庵堂里全是素斋,这女婴一丁点儿大看样子也就过了满月不久,这吃食?恐怕还得弄点儿奶水之类的东西喂她,无奈她只能叫坐下的徒儿去山下的那户人家去借点儿羊奶来补给了。吩咐下去后她抱着孩子回到禅房,看着慢慢安静下来的孩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山下有十多家住户,只有老赵头家养着两只山羊,而恰好前些天刚生了崽,所以这事只能去求他家了。
老赵头家原本有四口人的,后来儿子带着媳妇在外面定居,本想让老两口一块儿去的,奈何老赵头舍不得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儿,死活不同意,非得在这儿终老一生,犟不过自家老子,没办法,只能给老两口买了几只山羊打发时间,他们则隔一年回来一趟。
其实老赵头除了养这两只山羊外闲暇时间还种了一片菜,庵堂的菜便是由他负责的,一来二去的两下里也就熟悉了,所以妙善的徒弟很快也就很快拿到了奶水。
小家伙吃完奶这才乖乖的睡了去,她是吃饱喝足了,但妙善就愁了,这么小的女婴她还真不会伺候。
所幸三天后事情有了转机。
老赵头好奇呀,这庵堂的师傅整天到他这里取羊奶干啥?好奇过后他亲自上了趟山,明白了,原来是给这小娃给奶喝,当然也明了了这孩子的身世,回家老两口一商量,得嘞,和庵堂师傅的要了这孩子自己养。
转眼间五个年头过去了,当年的女婴长到了岁。农村人给孩子起两个名字,一个平时家里叫的俗名,一个则是官名。而且这俗名是越贱越好,什么狗儿、猫儿的叫法都有。于是这便有了现在的赵梦儿,也就是老赵头口中唤的“春草儿”。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五岁的赵梦儿就已经学会了砍柴,做饭,喂羊这些活儿。不过过了六岁她就得跟其他孩子一样去上学了。
这孩子长得俊俏,秀气得很。老两口更不愿意耽搁了这孩子的一生。虽然是捡来的孩子,但对她像是亲生的一般疼爱。
“春草儿,明年你会和我们一块儿去学堂吗?”说话的是一个跟春草一般大小的孩子。
“嗯呐,爷爷说了,明年会送我去学堂的,你和大牛,二狗,咱们都要一块儿去的,说好了啊,嘻嘻……”春草清脆的声音在青山上如同百灵鸟叫一般的好听。
说着说着四个人在草地上闹腾了起来,惊得附近的山雀一阵胡叫乱飞。
离他们最近的是青溪小学,学校不大,或者说那就根本算不上是个学校,一间五十平米的土房,简陋的桌凳,外加一块黑板,这就是青溪小学。
山里人不大讲究这些,都是穷苦日子过来的,有个读书写字的地方这就很不错了,不求孩子们学识渊博,只要能识文断字就好。不要和他们老一辈一样出了门就是两眼一抹黑。
春草的脾性跟老赵头何其的像,认定了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关于她的身世老赵头没有瞒她,这毕竟是迟早要面对的事,孩子小,告诉了容易接受,以后长大了也不记仇,这就是他的想法。
和他想的相差无几,春草听完后愣了一下说了声“这不是还有爷爷奶奶么”。
春草很努力,成绩也好,又懂事,还孝顺自家老两口。这一切让老赵头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有这样的乖孩子夫复何求啊!
不过上到初二,春草做出了一个让老赵头大跌眼镜的举动——她要辍学,这就像晴天里的一阵霹雳轰的老赵头发蒙。
问春草这样做的原因,她淡淡的说了声“不想爷爷奶奶再这样辛苦的照顾自己,她想照顾他们”。老赵头哭了,死活不同意春草这样做,但这孩子真像是秉承了老赵头的倔脾气,无奈之下只能由着她去了。老赵头心疼春草,眼下的这情况更不是他想看到的结局。
老赵头家的院子是拿篱笆围起来的,简单却又敦实,矮矮的篱笆墙就像是老赵头矮矮的身躯,在山路上有着一番别样的味道。
那年春草十五岁,风华正茂的年纪,但却像篱笆墙般的倔强。
放羊,种地,做饭,这简单而又重复的工作她坚持了两年。
十七岁,农村的孩子早当家,这是到了出嫁的年纪,老赵头年愈六十,依旧死守着生他育他的这片土地。
两年后老赵头散手人寰,再有半年春草的奶奶也驾鹤西去。
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房子,春草一阵茫然,她有点儿不知所措。以前有爷爷奶奶在,照顾他们便是春草心中唯一的念想。现在他们去了,她迷惘了。大牛,二狗都是老赵头看着长大的,后来二狗进了城,大牛在家务农,小时候都是老赵头像爱亲孙子般疼过的,他俩都参加了老赵头的葬礼。墓地就选在青山上,还请了庵堂的师傅念了经。
半年后,二狗劝春草跟他进城,他这几年在城里安了家,并娶了媳妇,生活还过得过去。他待春草就像亲妹子般,犹豫再三春草做了决定——跟着二狗进城。
富裕与贫穷只是物质生活的两种方式罢了,有些人则是在这两种生活的罅隙中挣扎着,这不能说他们是可悲的,因为这就是未知的人生里诸多的选择勾画出来的路子,没有一条特定的轨迹,只是默默的在某条小路上彳亍着,寻找着,眺望着……
春草进了水泥厂,高负荷的劳动量让她开始有点儿吃不消了,其实当初他还有得选择的,不知道她为何要来这里,相对来说那个河东的造纸厂工作应该比现在的这个轻松几百倍吧!
春草是个“既来之,则安之”的本分人,但本分之中她却又有着自己的见解和执着。
她敢爱敢恨,第一次发工资,春草被平白无故的克扣了五十元工资,她一怒之下闹到厂长那里,最后事情了了,但春草也被辞职了,这样也好,她相信这偌大的城市总归有适合她的地方的。
“你们这儿还招人吗?”春草手里提着铺盖,铺盖的重量似乎超脱了她的力量,以至于她半耷拉着身子,她索性扔下了铺盖,在服装厂门口的保安室窗外问叫道。
“招呢,去里面找主事的吧,直走,右拐,第三排第二个房子。”一个老头竖着食指给春草指明了方向。
春草运气挺好,刚从水泥厂卷了铺盖但又下榻在了服装厂,或许这里才适合她吧。
“春草,你们家是哪儿啊,你成家了吗?春草,你……”她们住的是集体宿舍,一共有十多个人,看到有新人加入便七嘴八舌追问了开来。
看着这一帮热情的人,春草有点儿吃惊,又有点儿无奈,只能一个个给她们解惑了。
她们的年龄基本上都在十六到三十岁之间,可以说是非常年轻的,这样之前她们那有些鲁莽的举动也就能说得过去了。
服装厂的工作很简单,每一道工序都有一个专门的加工车间,而她加入的是第一车间裁布和缝制成型。
车间里有男有女,给她带工的是个年轻小伙子,人很腼腆,二十三岁。纤细的指头灵活的在布里穿梭着,看得春草一阵眼花缭乱。
“李可,你慢点儿,我还没看清呢你已经弄完了。”春草一愣神的功夫李可手下已经出了活儿,她一跺脚急忙喊道。
看着春草气呼呼的样子李可想笑,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又紧抿上了嘴。
“呵呵,春草,我这次做慢点儿你了看好了啊,还有记得请我吃饭。”李可平日里话挺少人又老实,但不知怎的就欺负起春草了。
“成成成,快做吧,教会了我少不了你一顿饭。”春草明显有点儿激动,她能不高兴么,她来车间三天了,看了三天,今天终于要自己上手了说不激动高兴那是假的。
李可这回也老实了,给春草教很细心,春草学得也快,闷在车间足足一下午的时间,春草对于裁剪尺寸大小拿捏的也好,虽然还不能出师,但也有样没样的学了个七七八八。
走出了车间李可有种重见天日的荒唐感觉,这春草魔怔了啊,不止手上的活计没听过,就连嘴上也问的没听过,他就不累么,他可是足足喝了两大杯水的。
“吃饭去,我请你。”春草拉着李可朝食堂走去,食堂里最好的伙食就是白菜炒肉,当然最贵的也是它,春草今天是豁出去了,她要感谢李可,她的小师傅。从此她以后就可以自己拿活了,第一个月试用期满了之后她就有提成了。
吃完饭后李可本来想回去好好睡一大觉的,春草却提出了出去走走,无奈总不能拒绝了人家春草的一番好意。
车间虽然距离闹市区不远,但如果要步行过去还得些时间,春草也没有往远处走的想法。
夕阳西下,风透过农家的篱笆墙,一道单薄的影子随风摇曳着,却又坚持着。
走了一段路程后春草开口了:“李可,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啊”!
李可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再没有言语。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无语走了一路,天色渐晚,黄昏的夕阳有一大半已没入了山顶,起风了,李可打了个寒战。
“春草,起风了,咱回吧。”李可说话间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春草身上,他瘦削的身子在夕阳下越拉越长。
春草刚才想事没感觉到天已经暗了下来,听到李可说这才醒过神点了点头,正欲取下李可的衣服还回,李可说了“披上吧,天冷,别冻着了。”
春草俏脸一红轻轻应了一声。
除了已经过世的老赵头夫妇,再何曾有人对她这般细腻过,望着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子,她突然有种想扑入他的怀中哭一场的冲动,但女孩子的矜持让她止步了。
送春草回了宿舍李可便离开了。
这是李可第一次和一个异性最长时间的接触,但这一次却铸就了永远。
篱笆墙上不知何时爬满了牵牛花,红灿灿的一片煞是好看。
春草和李可谈恋爱了,二十二岁的春草就像牵牛花开般的灿烂明媚。
李可和春草请了几天假,回家领了证并在家里举行了婚礼。
两年后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春草辞了工作回到了李可家,李可依旧在服装厂工作。春草用这几年的积蓄在镇上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裁缝店,一边拉扯孩子一边工作。李可则一月回一趟家,一家人就这样快快乐乐的过活着。
一眨眼的功夫就过了八年。
“春草,春……草,出……出事儿了,你家那口子……”春草在缝纫机上正缝扎着今天接的一单活,突然隔壁的牛婶儿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吞吞吐吐的说道。
“李可咋了?”春草猛的从凳子翻上起来,缝纫机的轮子还在“咕噜噜”的转着,急促杂乱的声音在屋中回荡着。
“他,他给车撞了,人这会儿在救护车上,往镇上的医院走了。”牛婶这才缓过气急忙说道。
这对于春草无疑是晴天霹雳。
六神无主的她眼里只剩下了走医院的路,就连店铺的门都忘了关,她一口气跑到了医院,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到脖颈,单衫像水洗了一样,紧紧的贴在身上。
医院里人匆匆忙忙,春草慌乱的眼神到处寻找着李可的身影。一道白色的衣衫从眼前经过,“大夫,李可呢,李可呢?”春草的声音沙哑着。
大夫有点儿疑惑的看着春草,就连过道里都是诧异的眼神。
导诊台上的护士看到慌张的春草像是明白了什么。
“你是找刚送来的那起车祸病人的吗?”护士的声音有些怯懦,大概是给春草此刻不稳定的情绪吓着了。
听到护士的话春草有些浑浊的眸子突然放出一道精光,她沙哑的声音像是受惊的母豹的嘶吼“他……他在哪儿?”
“已经送去手术室了,是大面积脑出血,要急行手术治疗。”
护士像是记起了什么有做声道:“哦,对了,手术室在四楼,你可以去哪儿等他。”
“嗯”春草无力的点了点头,转身朝四楼走去。
“病人头部淤血大部分已经清出来了,人却还在昏迷之中,由于头部受到了严重撞击,照目前情况看他愈后状况不太乐观,甚至有可能成为植物人。”手术大夫给春草详细解释道。
春草也明白出了这么大的一档子事,这李可的命算是保住了,只是……
肇事的车主这会儿正在公安局录口供,人是他撞的,他没有悔认,并承担了一切后果,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和大夫预料的一样,李可没有再醒过来。
又是一个八年,春草像是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着李可,偌大的家她一肩挑着。她守着她的裁缝店也守着自己的初衷。
她就像是一道倔强的篱笆墙牢牢的扎根在这片土地上,一个又一个春秋,任凭风吹雨磨。
又是一个春天,牵牛花开了。
她推着李可到了多年前邂逅的那条路上,篱笆墙上爬满了牵牛花。
一阵风袭来,牵牛花的芬味迎面扑来。
春草温柔的看着轮椅上昏睡的李可轻声道:“你还记得这儿么,那年春天,那个下午……”
突然春草的心中一突,她感觉自己拉着李可的手动了,她静静望着李可上了岁月的容貌。
她看见了,看见李可的眼睛里流出了一行热泪。
“梦儿,你……这些年苦了你了。”时隔多年李可的声音犹如天籁般再次从耳边传来。
看着李可刚毅的面容,春草感觉是那么的安全、温暖,她一头扑在李可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篱笆墙的影子在身后摇曳着,上面绽开了一树的牵牛花。

共 529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她就像是一道倔强的篱笆墙牢牢的扎根在这片土地上,一个又一个春秋,任凭风吹雨磨。”文章里的她叫春草,是个自小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圣母庵主持妙善将她捡回了庵里,后来又被老赵头两口子收养,取名赵梦儿小名“春草儿”。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春草很乖很懂事,但是在她15岁的时候,她辍学了。她不想看着爷爷奶奶为了她这般辛苦,她想着照顾他们。“那年春草十五岁,风华正茂的年纪,但却像篱笆墙般的倔强。”她的倔强,是为了减轻老人的负担,她亦想着回报这两个老人。当老人先后离去,春草随着儿时的玩伴二狗进了城。在城里,她敢爱敢恨,活的自信而坚强,她相信,总会有一个适合她的地方。离开最初的工厂,春草邂逅了自己的爱情,“春草和李可谈恋爱了,二十二岁的春草就像牵牛花开般的灿烂明媚。”但是,生活总会有风风雨雨。两年后的一天,李可出了车祸,命保住了,人却昏迷不醒。春草没有被压倒,她毅然地担起了生活的担子,挑起了这个家。等待、守候,不离不弃的相伴,这一路走来就是8年。8年了,春暖花开,那一句“梦儿,你……这些年苦了你了。”对于春草来说,这是爱的呼唤,这是属于她的春暖花开。这轻轻地一句呼唤亦深深地打动着读者的心,这个倔强的、坚强的女子终于等到了属于她的春暖花开。这是春草人生的传奇,这也是爱的传奇。很不错的文,文字朴实凝练,用一段人生来诠释着传奇,用守候诠释着一份真爱。精彩!倾情推荐!【编辑:樱水寒】
1 楼 文友: 2015-04-14 2 : 8:41 很精彩的传奇。问好作者,感谢对江南的支持,江南有你更加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4-15 01:0 :50 多谢老师精彩点评,问安!
2 楼 文友: 2015-04-17 21:04: 9 小说写得很精致,语言很美,欣赏。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4-21 19:06:49 谢谢文友,问好!小孩眼屎多
幼儿小便黄
小儿流鼻血
2岁宝宝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