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屠夫小李

发布时间:2019-09-14 07:11:14
摘要:通过张李两家几代人的沧桑变迁,在大时代背景下,对待现实社会的思考。都说知识改变命运,可在当今社会,读书只能改变无知,未必就能脱离自己所处的阶层。
也许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快到春节了,家家户户都忙碌着置办年货。
很久以前,具体距今有多少年我也记不得,只记得那是个卫星上天,红旗满地的年代。那时候冬天很冷,雪下的比现在要大,年味比现在要浓,那时候的年货不像现在这样置办。
那时候,一进腊月老爸便会上街割肉。买上十几斤猪肋条,让屠夫切成长长的几块,先用盆腌上几天,待到咸盐融化入肉,再拿出挂在屋檐下,晒成腊肉,就算办了年。
第一次陪老爸割肉办年我还穿着开裆裤,只记得那个冬天特冷,刚入九的天气,冷风像刀子样,从两条裤腿开叉处吹灌进来,小JJ缩成一小团,我穿着一双胶底黑色水靴,两条小腿,两只小脚都冻得冰凉,不停的用袖头擦拭着长长的鼻涕,可那鼻涕总也擦不完。路上结着厚厚的冰,老爸走路很快,他在前面提着青篾竹筐,我小心翼翼一步一滑的跟在他后面,生怕摔个仰八叉。来到屠夫肉摊前,老爸对一中年屠夫介绍道:这是我幺儿,六。
六,从小到大老爸一直这样称呼我,那是因为我在家排行老六。
六,这是你小李叔。
回来的路上,老爸对我说:今天卖肉的屠夫姓李,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百家姓里他排行第四,大家都叫他李四,因他年岁比我要小,所以我叫他---小李。
李家数代行屠,家传杀猪手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迅雷不及掩耳,闪电般的一刀,那畜生瞬间毙命,全然没有痛苦。李家从不买卖病、死、老母猪肉,买卖公平,童叟无欺,名声在外。
老爸还告诉我说,李家和咱张家几代为邻,一直可以追溯他爸爸的爸爸。那时候,他爸爸的爸爸脑袋上戴着镶着方玉的六合瓜皮帽,后面还留着一条长长的辫子,穿着长衫,手捧圣贤书卷,迈着方步,从小城南踱到小城北,他是晚清小城中唯一的秀才,他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我家祖上留有一大片产业,有商铺,有手工作坊,有田地出租,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富庶甜蜜。而紧邻李家则不然,他爸爸的爸爸是个不认识字的文盲,吃饭的家伙就是手里的那一把快刀,日子紧紧巴巴,吃上顿,愁下顿,常常要我家接济。
李家虽然杀猪吵闹,但他爸爸的爸爸知书达理,考虑那是人家糊口谋生之业,能忍则忍,李张两家门户悬殊,可也和睦相处,相敬如宾。我家称赞李家为人正派,买卖公道,杀猪力气活,赚的是手艺钱。李家敬慕我家书香门第,清新脱俗,墨韵飘香。
自从民国一十六年黄麻农民暴动,鄂豫皖来了徐向前,张国焘,祖辈们所居住的小城便开始了连年不断的战乱。之后,又来了东瀛倭寇,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从此,我们张家由鼎盛逐渐走到衰败......
我爸爸的爸爸带着我的爸爸搬出了祖传的张家老宅,住进了大杂院,邻居还是屠夫李家,只不过是从他家右侧搬到了左侧而已。
再之后,我爸爸的爸爸和李四的爸爸双双饿死在一九五九年......
随着老爸带我去屠夫小李那里买肉次数增多,我对他家就有了更多的了解。
连年战乱没有改变人们对猪肉的需求,李家的手艺就这样一代代的传承着,遇到年成好,多杀几头肥猪,日子虽不宽裕,也能勉强度日。每遇荒年,小李家也和地里的庄稼一样,欠收,毕竟那个动荡的年代里谁家日子都不好过。到了屠夫李四这一代。李家家境更差,李妻数次生养皆夭折,人到中年,为他遗腹一女后,撒手人寰而去,父女二人相依为命。
李四家那女孩与我同岁,小我个月份,她天性胆小怕生,整日独自待在家中不肯与大杂院中成群的泥孩子们一起玩耍,屠夫小李看在眼里,伤在心中,常常无奈的摇摇头:咋就不是个儿子?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N年过去......
大杂院被一个个封闭的单门独院所替代,邻里间虽然还是鸡犬相闻,可少了许多交往,多了几分陌生。置办年货从简单的买几块肋条肉就算办年,到了鸡鱼鸭,牛羊狗肉为主,肋条肉只是诸多置办年货里的一种。
父亲老了,腿脚不再灵便,步履蹒跚的是他,健步如飞的是我。那只陪伴老爸多年的青篾竹筐,如今颜色由青秀变为栗黄,它落满灰尘,待在家里杂物室的角落旮旯里,很久没有人问经。
购买年货几乎没有人提着筐子去,现在自由市场、超市都备有购物塑料方便袋。
忘记是哪年父亲不再去办年货,这项每年春节前最重要的工作不知不觉中移交给了我。
第一次去办年割肉,按惯例还是去的屠夫小李家,令我惊诧的是,年逾花甲的屠夫小李不见了,代替他的是一个笑靥如花干净利落的美少女。正当我举足不前时,屠夫小李,我叫他李叔,我爸叫他小李,适时出现了。
小六,你来了,这个是我女儿,你们从小在一起玩过的。我们手艺之家不像你读书人家,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可以找个好工作,风吹不到,雨淋不到,多安逸。眼见我已风烛残年,她只有女承父业,这不,还干我这杀猪老本行。我们几代老邻居,多少年老主顾,以后生意还靠你们多多照顾。
从这以后,在美女屠夫小李,(这回才是真正的屠夫小李)那里买肉就是我生活里的一种乐趣。
又过几年,我娶妻得子,美女屠夫小李伴入赘之婿经营着小小肉铺。
转眼春秋冬夏又是十几个寒暑过往,以前大杂院改建的单门独院被一个个拔地而起二至三层外廓装修豪华的别墅式小楼代替。小六无才,依旧住在老爸生前遗留的百十平方机瓦屋里,在周围一幢幢林立的楼房中坐井观天。
又是一年春节临近,貌似这些年冬天天没以前冷,雪也没有以前下得大,年味也没有以前浓,都说过年麻烦,可年还得过的,年货还是要置办的。现在置办年货比以前要麻烦得多,瓜子、花生、糖烟酒、饮料、猪、牛、羊、狗肉,卤的、炖的、炒的、凉调的、生吃的、鞭炮,对联、新衣服、新鞋子......一样也不能少,没个三五天置办不齐。置办年货最大头是割猪肉,晒腊肉,包饺子,炸火肉,做圆子......都靠它,儿子大了,现在的他可以陪我一起,当年我老爸带我一起时,我比他现在要小很多。
我决定带他一起去屠夫小李家割肉,把家传传统传承下来。
周末,我提前告诉儿子,我们将要去做什么,儿子欣然答应下来。小李屠夫的铺子离我家不远,步行也就七八分钟的样子,这几年她家变化巨大,翻天覆地!以前几间茅草屋,现在翻盖成上下三层九间大屋外带门面商铺的楼房。
老远就见商铺门内一个二十左右的男孩子带一个二十左右的女孩在那里拿着杀猪刀手把手比划着什么,我又像十几年前一样呆立在屠夫铺前,有变化的是这次我带着儿子,那次是我一个人。
还是资深美女小李屠夫银铃般的笑声告诉我,没走错地方。
她说:这是我儿子和未过门的儿媳妇,他们刚刚大学毕业,现在工作难找,到处都不缺人,咱上面又没门路可走,没办法,子承母业,回来杀猪卖肉呗,早知道,我就不叫他读书了......
啊!
儿子在一旁悄悄拉拉我的手:爸,咱回家后不读书了,咱也杀猪。

共 26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通过张李两家几代人的沧桑变迁,在大时代背景下,对待现实社会的思考。都说知识改变命运,可在当今社会,读书只能改变无知,未必就能脱离自己所处的阶层。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12-06 16:04:4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握手问好了,期盼你的新作!
2 楼 文友: 2014-12-07 1 :10: 1 在散文随笔栏目找了半天,原来发到微小说栏目了。文章结尾令人深思,书中真有黄金屋吗?呵呵,欣赏!江山是一块文学净地,祝骗子哥在江山写作愉快。
 楼 文友: 2014-12-08 16:16:12 恭喜骗子哥,入驻江山。祝写作愉快! 一个与艺术毫不相干的庸人,竟不自量力的喜好于诗文书画,抄来写去,东涂西抹。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什么药治疗拉稀最快
治疗孩子积食药品
腹泻拉水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